Spotlight
如需轉載請先得到JN同意並註明作者以及出處. 圖片來源: tvN 截圖 PS 根據pixnet的設定,如你留下private message但沒有login,是沒法看到我回覆.

這不是一篇食記,而是一篇真誠的道歉文
本人在日本被旅伴間歇性放生,<--不要問我為什麼會被放生,此乃一個可能令又單純(!)又天真(!)的我,變成一個不信任任何人,疑神疑鬼的三八的故事(!)
但難得放假在外,
被放生的我抱著"即使一人在旅途中,也要活得精采"(!)的精神,
獨自在池袋尋找美食,
在尋尋覓覓之中,
因在日本走一天的路可是平時上班的日子走三天的路,
也從此覺得休足貼是去日本自由行的必須品,
開始覺得有一點累,
想找一個餐廳坐下來,除了要填飽一肚子外,也想休息一下,
出發前曾看過可能超過200篇部落格文章的我,
雖然事後覺得有一些部落格作者的"必看""必買"看看就好,
忽然記得在有不少部落格作者說去晴空塔的話,可以一嘗Toriton迴轉壽司,
而記憶中在東京另一分店好像在池袋JR附近,
於是拿出手機,
憑著被放生後的好朋友(!)--Google大神找了一找地址,
發現就是在所在地的樓上,東武百貨店的11樓,
踏入昇降機,看到不少兒童手推車和老人家的我一臉不好意思地擠到旁邊想去按樓層,
但不知為何這昇降機只有10樓,沒有11樓呢!!!!
當時第一個反應是難道我找錯地方,這裏不是東武百貨,而是南武,西武,北武百貨!!!
要知道在東京,有時見到東武百貨,有時又有西武百貨,
JRMetro的站可能西口,東口,南口,北口,
在異地又在室內的我常有一種如螞蟻被困的室內,走來走去也找不到出口的感覺,
不過既然已經步入了昇降機,而昇降機的門正徐徐關上,
那就只好隨遇而安,去10樓看看,
或許是
11樓是空中樓閣,有另外的樓梯或是昇降機吧。

到達10樓後,發現那是一個仍在裝修的大賣場中,
再次如螞蟻般轉來轉去,
最後找到一個扶手電梯可以上到11樓,原來11樓的店全部也是餐廳,
而我在其中一個角落位找到我今天晚上的目標--Toriton迴轉壽司。
因那時候仍早,日本人可能仍在加班中,沒有甚麼人排隊,馬上被服務員帶進去,坐在壽司輸送帶前,
而從這一刻開始,也是這一位年約二十歲美少女服務員痛苦的開始。

在日本,因言語問題,在入餐廳吃東西時,
多是在門口看一下餐牌或是模型才作決定,
如有中文或是英文最好,
沒有的話,"看圖識字"找想吃的食物也可以,
反正他們做的餐牌和模型多是美輪美奐,
而實物和照片也有9成相似,甚至比圖片更佳也不少,
比現在那一些網紅更真實,
但這一天在Toriton迴轉壽司門口沒有特意找餐牌,
除了因為腳真是好累,好想坐一下外,
覺得吃迴轉壽司是見到壽司輸送帶有甚麼就拿甚麼來吃,
根本不需要言語來溝通,
但我!錯!了!
我其實好多年也沒有吃過迴轉壽司了,
怕壽司在迴轉帶轉得太久,不夠新鮮,吃了會拉肚子,
所以忘了好多店也需要下單,
然後壽司師傅接到單才開始做壽司,
而壽司轉輸送帶只有好少量的食物,
Toriton迴轉壽司正是如此,
那也不要緊,
反正在日本,
對於只懂說流利廣東話和英文的我,
身體言語(!)可是比以上兩種語言更行得通。

Toriton的餐牌只有日文,而且圖片不多,
但是作為"海鮮吃貨"的我,只要有得吃新鮮魚就成,
轉身向後,準備用"身體言語"向店員下單點菜,
誰知,剛才帶我進店的美少女店員反而身子傾前,
在我桌前的小夾子中拿出紙張和筆,
用日文指示說了幾句,
不懂日文,只懂"身體語言"的我馬上知道是要自己在那一些"點菜紙"上寫下想吃的東西,
但連日文也不懂說的我又如何寫日文呢!
只好一臉不好意思地向店員說,"I cannot write Japanese",
雖然美少女店員沒法用英文和我溝通,
但也馬上明白我的意思,
拿起"點菜紙"和筆來幫我寫,
我一邊用手指著餐牌圖片指出想吃的東西,
她就一邊寫下來,
最後她問了一句,“Wasabi?”,
我馬上誇張地點頭,
這一刻,她也如如釋負重,把點菜紙遞給我眼前的壽司師傅。

當壽司師師傅向我遞上第一碟壽司時,
我發現旁邊的人有飲茶杯子,而我就沒有
轉頭向站在我身後的美少女店員和另一位店員作了一個飲水的手勢,
那一刻,兩位美少女們竟因這簡單的要求嚇得張大了口,現出大驚的反應,
然後馬上快步拿杯子給我,
我猜可能是客人一坐下來或是下單後就要給杯子,
但她們不知是太忙,還是被我這外國人嚇壞了,才會忘了拿杯子給我,
她們被自己連最基本的工作也忘了而嚇壞了自己。
拿了杯子後,
我又有新的問題給美少美店員了,
那茶呢?!
於是又發揮我的"身體語言"
作了一個倒茶的動作,
這次美少女店員淡定多了,
走到我身旁,
指著我前方圓形的木盒子中,打開看原來是抹茶粉,
而她之後也示意出熱水的水龍頭就在那木盒子旁邊,
當我大力點頭後表示明白,自行放抹茶粉和加水後,
美少女店員明白"身體語言"溝通成功,
也開心地走開工作。

Sushi  

當我一碟接著一碟地吃時,
竟見到師傅把一只元貝壽司給旁邊的客人,
這時我又想起,好像有部落格作者說過這店是來自北海道,而海鮮也是每天從北海道新鮮運到,
而且我又記得在市場上,那一些5000日元一磅,香港媽媽們好喜歡的乾元貝包裝上有好大隻字寫著是來自北海道,
以這邏輯來說,那北海道的元貝應是最好,
"海鮮吃貨"如我者於是馬上回頭望向在身後,那一位被我煩了不知多少次的美少女店員,
先是指向那一碟元貝壽司,
然後打開餐牌讓她指出名字,
其實是想知道價錢,
如是1000日元一碟,我多饞嘴多想吃也要多想一下,
原來那元貝壽司300多日元一碟,
覺得價錢還不錯,馬上向美少女店員點頭,
但對著我這外國人不知多緊張的她突然舉起一只手指,
然後比了一隻不知是壽司還是碟子,再比一只手指,再指著餐牌中元貝壽司的名字,
然後拍向其他魚生壽司的圖片,舉起二只手指

多笨的我也知道,應是指一碟只有一只元貝壽司,
不是如一般魚生壽司般一碟有兩只壽司,
看來他們的訓練真是好好,
在如此溝通困難下,也記得提醒客人,以免有糾紛,
那一刻,覺得他們不會如黑店般宰了我這外地人。
我最後我以一連串的英文謝謝她的幫助,
雖然不太肯定她明白多少,
但她也回我一個甜美的笑容,看來我們也溝通得不錯,
而當我微微回轉身坐好時,
看到站在我前面那一面嚴肅地按飯團的壽司師傅竟然似笑非笑,
被我發現後又有一點不好意思地抵下頭繼續按飯團

看來我和那美少女店員已把他逗樂了,

在等待我那一只元貝壽司時,
竟然看到一個玻璃樽子在我眼前的輸送帶上飛過,
那樽子上有一張紙包著它,
心想為何迴轉壽司店有一樽樽的東西,
八卦(!)如我者在餐牌上找了找,

在餐牌圖片上,那一張包樽子的有好多乳牛,
我也自知說得不清不楚,看下圖會比較明白,


Pudding  

"以圖識字"的話,那可能是鮮奶,或是法式燉蛋那一類食物,
然後又馬上自行補腦(!)覺得這主打北海道食材的店可能是用北海道鮮奶呢,
北海道鮮奶出名又濃又好飲,
這我又要吃呢!!!! ──好激動的傢伙,
想想如果真是法式燉蛋這一類甜品還好,但是吃完壽司飲鮮奶好像怪怪的,
於是決定轉身問一下美少女這是甚麼,
這次慘了,美少女店員不知如何告訴我,
只好召來另一位美少女店員,
而我作為請回答直銷店店長又突然靈機一動,
想起平時用google translate來翻譯韓文,
於是拿出手機給他們寫日文來翻譯成英文,
但是我手機只加了韓文鍵盤,沒有日文的呢!!!!
最後,第三位美少女店員漂然來至,
冷靜地說了一句,"Pudding"(布丁),然後也快步漂走了,因總不能所有店員全圍在一個客人旁邊,
原來那是布丁,那太好了,<──對之前兩位美少女和我來說
馬上舉起一隻手指,向那二位一臉如釋負重的美少女,說“One!”
這一刻,突然想起鄭秀文曾唱過一首廣東歌叫Arigatou
Arigatou就是日文謝謝的意思,
請回答1988教懂我們愛是要說出來
馬上向那二位美少女說Arigatou來向她們道謝,
她們先是一臉愕然,然後是驚喜,再來是笑了。
當我轉回身子時,
看到那一向嚴肅地按飯團的壽司師傅已不是似笑非笑,
已是開口微笑了,看來我真是給了他不少娛樂。

當他把那其實已一早做好,從冰箱中拿出來的布丁遞給我時,
幾次遞東西給我也是木無表情的他竟是微笑地給我,
他應該覺得我這外國人還蠻攪笑吧!
那布丁還不錯呢,
有濃郁的蛋味,而且我最喜歡糖漿是自己加,
因在日本吃過已加了糖漿的布丁,
覺得太甜,把奶和蛋的味道掩蓋趕,失去原味。


最後,當我連甜點也吃完,準備離開時,
向那被我煩了不少次的美少女輕輕揚了錢包,
她馬上明白,拿了一個黑色小機器出來向那一些已堆放好的碟子scan了一下,
然後黑色小機器就成功計好價錢,
好厲害啊!<
──我是土包子,認證!

之後跟著美少女店員步向門口付錢,
如其他店一樣,師傅們和其他店員也大聲向我說Arigatou
害我有一點不好意思,我可是製造了一大埋麻煩給你們,我才是那一個需要說Arigatou呢!
幫我收錢的美少女店員是我麻煩最多的那一位,
當付完錢後我用英文好好向她道謝,
雖然她可能不是太聽得懂全部的內容,
但我想她應是明白我正在向謝謝她的意思吧。
在此,我要向三位美少女店員,特別是我煩得最多的那一位作出道歉,
希望她們不會因而生多了白頭髮(!),
她們在那半小時多的時間中給我的幫忙,
給被放生,因而深思人類面對利益時的取捨的我感到一些人間的溫暖,也吃飽了我的肚子。

PS: 一出了店,看前走,就有一排可到地下的昇降機,
但如你現在叫我再找那昇降機在哪,我應該是找不出來。

PPS:後來才想起,雖然我電話不可以打日文,但我可以打英文然後翻譯成日文,讓美少女店員明白我想謝謝她的說話。

PPPS 這雖是"道歉文",但也要寫下一些食記中常出現的分數,給大家參考一下。
食物我會給80分,抹茶好濃好香,我會給100分,
這一餐只是大約日元1700
價錢在東京旺區來說偏低,
所以CP值好高,
他們人性化的服務我會給101分,
曾去了一些在遊客較多的地區,
雖有中或是英文餐牌,或是服務員英文好一點,
但是感覺有一些"機械化"的服務,
沒有她們的親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N 的頭像
JN

請回答系列直銷店

J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n
  • 妳好,JN
    我今天才看到妳這篇文章XD
    剛開始看到妳被放生時,覺得好替妳擔心啊…,如果是我在國外被放生的話,一定會很無助,可能會馬上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啊XD
    幸好妳遇到服務很nice的店員,也吃到了好吃的壽司,1700日元蠻便宜的,看到妳寫吃壽司的過程,讓我也突然好想吃壽司啊~


  • Dear Ann,
    看完“牢房“之後,你沒有想過我才是壞人嗎?! XDD

    曾經,我有想,這事上我是不是太小氣,
    但看到連你也會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我想我是正常人,XDD
    曾問過不少朋友,不知是他們對我太好,還是事實,沒有人覺得我有問題,
    或許當日我那如濟赫般,冷冷的反應和沒有變化的表情,
    看來太冷靜了,
    所以人家根本也不當一回事,有膽量在出發前不斷作出大改變,甚至放生我XDD
    但當我吃著這cp值不錯的壽司時,
    想的是更多更遠,包括這人可信賴嗎?
    所以智孝說得好“不要相信任何“。XDD

    JN 於 2017/12/04 14:47 回覆